在研究EECP的過程中,劉醫師發現有許多國外的醫學機構提到這項治療對巴金森氏症有幫忙,可以改善患者的走路姿勢和肢體的震動。 不過因為我不是神經科醫師,也沒有對這項療效特別的注意。

直到有一位長輩,告訴我他已經服用巴金森氏症的藥物一年以上,但是症狀還是持續惡化。 不只走路不穩而且講話也開始大舌頭。 因為這位長輩告訴我他已經看了好幾位神經科的大師,已經做過許多腦部的檢查,而且醫師也告知沒有其他的藥物可以再作調整了。

於是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也和這位長輩明白告知我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畢竟這是一個恢復的機會,於是我們就開始了EECP的治療。

沒想到做了五次的治療之後,他的走路就比較穩了一些,進行治療20次之後他連說話都有明顯的改善。 最令我高興的是,他去某醫學中心回診時,神經科大教授驚訝的發現他的病情進步,而且不知道是為什麼?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小小的臨床實驗的成功,因為病人的病情評估是完全有一位不知道病患接受這個治療的神經科教授來進行的,而且是客觀的一些神經學檢查數據都有進步!

我們醫學的進步,常常都是有一些不經意的觀察、甚至是療效的副作用來發展的,希望EECP治療對神經科病人的幫忙可以持續發展。

以下提供的連結是國外的醫學機構認為EECP對於巴金森氏症的有效性。

http://bit.ly/2UkuTj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