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掛號

白塔隨筆

應該有兩三年了,我好像被病人們歸類為嚴肅的醫生。 不只一次的,經過我衛教之後的病患與病患家屬的反應是:醫生你罵得很好!他就是該罵一下! 可是我真的一點沒有要罵人的意思呀!我只是覺得這個藥物很重要,請病...
結束了一整天有點疲累的心導管手術,這個問題突然蹦出在我眼前! 特別是其中一位重要的病人,是醫院裡的”VIP",有一堆親朋好友打電話來關心,偏偏他的血管又特別難處理,腎臟功能也不好。 在目前心臟冠狀動...
一樣的霧濛天空,不同的是我已經接近連續工作24個小時了 昨天早上八點進醫院,查房之後準備進行心導管的手術,但是被加護病房的護理同仁攔截,有一位病患病情不穩定,我們幫她氣管插管使用呼吸器,然後開始我的...
  在我面前,病人又哭了。 這是這個月第二個病人在我面前哭泣,唉~ 蘇慧倫是我們這個年代男生共同的偶像,她有一首很好聽的歌:「我一個人住」,中間有一段歌詞:親愛的我的溫柔你怎麼記得住...
我的一個病人過世了,她才43歲,在我不覺得應該的時候,她走了,我的治療失敗了…… 她曾經是我的驕傲,是我對自己的醫療技術的一點點自信。 她因為心臟衰竭的關係,本來在台大醫院的一位知名教授的門診接受治療...
終於開始寫部落格,寫著寫著,年輕時候的文學的靈魂,慢慢地慢慢地從心底最深處悠悠蕩蕩回憶起。 多少年沒想起,那是高一的時候,那年我們正年輕,我們都看著侯文詠的「點滴城市」長大! 誰知道當年一起說好要讀心...
真的嗎,怎麼可能是南高雄? 在1566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是:『大林埔的遷村案,被8百根煙囪包圍的家終於要搬家了。』 這是台灣史上第一宗因為空氣污染而遷村的聚落! 大林埔就位在高雄市小港區,而他們要遷...